再怎麼脣齒相依的關係,還是會擦槍走火。
 
二姐從美國遊學8個月後回來了,回家住了快一個星期,也把她的二隻愛狗-馯和馱帶回來。原本一切相安無事,無奈二隻護衛地盤及爭寵的狗大吵一架,在我和二姐之間築起一道高牆。但我不想低頭,也很駝鳥的不想開誠佈公的說清楚講明白。
 
馱原本就是隻性格怪異的狗,當然不能全盤推翻牠對主人的忠誠及偶爾對其他狗弟妹的照顧,但,我真的很不愛牠的孤僻個性,以及動不動就對站在牠面前的人或物呲牙裂嘴做攻擊狀。
 
我家小胖也有一點很讓我詬病,見不得別人受寵。每每看見我或妹抱小特(以前是小佬),管他三七二十幾,先撲過來咬小特然後爭著要給抱,如果只抱小特而不抱牠,還會吠叫認為妳不公平,即使只是抓著小特的腳也是如此,似乎深怕姐姐們只愛小特不理牠了。嗟!
 
當愛理不理的孤僻狗對上超愛爭寵的吃醋狗,二狗互看不順眼僅擦肩而過是最阿彌陀佛的結果,誰知那天火花併發太多,加上喇賽及幫倒忙的阿寶(二姐的學姐),二狗一擁而上,激烈的想要扯下對方一塊肉似的瘋狂。剛好在一旁的二姐及阿寶連忙一人抓一狗隔離。二姐有經驗,很快架開小胖,誰知阿寶緊緊護住馱,更激起小胖的不爽。混亂中二姐的小手臂慘遭狗吻(相信我,很痛),兇手是小胖。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