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前,我很恐懼。怎麼也不相信跨進三十俱樂部的日子這麼快就來到。
 
30歲的第一天,我早早就忘了前一天那種莫名其妙的害怕。很快的,三百六十五天,咻幾咧丟鬼key啊。即將迎來的,是我活著的第三十一年。
 
第三十一個生日,突然的沒有了任何感覺。日子不就都這麼地在過,身邊的每個人不就都這麼地在生活。身份證上的出生記錄,似乎只是另一種代表我的印記罷了。
 
雖然偶爾還是會感嘆青春小鳥真的不再回頭,但是看著走在我前頭的許多人,頓時覺得自己很可笑,無病呻什麼吟啊!或許皮膚不再緊實有彈性,細紋也不知不覺浮現了好幾條,許多外表的記號正在改變,但腦子裡有用的東西至少真實的繼續累積中。
 
生活中被叫阿姨的頻率和次數增加中;職場中輩份的稱呼開始晋升為"姐"字輩(但我不習慣被叫XX姐,還是習慣喊名字就好)。接到紅色炸彈的反應,不再是驚訝帶點驕傲,而是煩惱又要付紅包錢(而且不曉得何時才能全數回收?!);聽到同輩(不論親戚或朋友)結婚的消息已經不希罕,得知誰才生完第一個又懷第了第二個(甚至第三個?),那才正常;發現自己開始稱呼25歲以下人類是”小朋友"的次數越來越多;看著經過面前的國高中生,有著像人家父母一般的嘮叨反應。以上種種,就算把外表保養得比把SK2拿來用吞的梁太或蕭大美女還要好,心老了就是老了,騙得了誰?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