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7(五) 06:00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來去築地市場吃早餐。有別上次因為是最後一天硬擠的行程(下午二點的飛機),對於築地市場只有匆忙的拜訪。這次足足有一個上午的時間可以好好看看這個號稱全世界單天漁貨進出量最大的拍賣市場。

在兩国的四天三夜,都由這裡進出,熟門熟路的咧~~


看到齒科招牌上的那隻大黑鳥了嗎?這裡是日本,偏偏它在此地的代表意義與台灣大不同;要是在台灣,應該馬上有很多婆婆媽媽阿背阿公等著獵殺它吧!

真的不誇張,在東京的這幾天,每天都看得到一群大黑鳥在空中盤旋,招牌、屋簷統統有,有時還會從你頭頂來個快速低飛;每天早上聽到的不是雞鳴,而是啊~啊~啊~啊~啊的刺耳聲。


都營大江戶線地下道的文宣海報。原來日本也是有電話詐騙的耶!!雖然不懂日文,但光看圖片就一目了然。


一回生二回熟。現在買票只需抬頭看完票價,就能馬上低頭迅速確實買完車票。兩国-築地市場¥210。


在往築地市場的電車上遇見的日本小學生。為什麼日本小學生都這麼可愛?是因為頭上那頂帽子嗎??
(這張相片拍得很心虛。因為角度的關係,一直擔心媽媽投射過來的關愛目光!)


是的,一出站即看到的建築(朝日新聞),讓我和雪利有種回到過去的懷念。


還有,這些橫衝直撞的迷你貨卡。如果可以,挺想帶一台回台灣的說!


三年前的回憶一下子全都湧現。我們走在三年前走過的同樣的路上。


喔~~我快哭了!有一種離家數十載、突然回首看到家鄉滷肉飯那種近鄉情怯的感動。(有沒有這麼誇張?)


感動完肚子也餓了。

走進もんぜき通り,很快的來到昨天丸子姐強推的"若葉。原認為人氣較高的井上,讓生活在東京數十年的丸子姐非常不喜愛,因為為了提高人氣及打知名度,井上對麵的品質控制不如若葉。於是我們聽從在地人的建議,選擇若葉當做今天的第一餐。


小小的店面,只夠放置一些簡單必備的生財器具,剩下的就只有老闆及老闆娘的立身之處。菜單選擇也只有簡單的五種。我們點了中華拉麵¥600(雪利)及叉燒拉麵¥800(其餘三個人)。原本還有些怕怕而不敢上前點菜(擔心老闆不賣歪果忍),一把把雪利推上火線結果雪利直接奮勇上前開口點菜(破日文其實很好用的),老闆娘馬上很貼心要拿出有圖片的菜單讓我們選擇,還好有聽懂歪果忍的日文,馬上為我們送上冰水並開始煮麵。

店面真的很小。可坐在攤前的位子只有三個,夠小了吧!


麵來囉!低溫又飄雨的早晨,一碗暖呼呼的拉麵,讓胃覺得好幸福呀~~

別看這小小一碗不夠看,我們都快被撐死了。站在攤頭等麵好的同時,我和雪利心中有相同的問號:有一碗的叉燒怎麼這麼?麵看起來很少耶!結果咧?早知道都點中華拉麵了。因為二種拉麵的價差(200円)只是差在叉燒片數不同啦,湯頭和其他配料都一樣。還有,自以為很少的麵條,其實好大一丸(夾起第一口麵條的同時,我們都有傻眼的讚嘆),從來沒有一天的早餐是吃這樣飽足的!


看到這裡,怎麼沒有人問:『只有三個坐位,那你們怎麼吃麵?』。沒人問我也要回答!就在店頭的對面,擺了幾個勉強算是桌子的架子,上頭架著不是平面的不锈鋼板。沒位子的人會自動端著碗在這兒站著吃。能有如此特殊的體驗,怎麼放過。於是端著麵就學旁邊的日本西裝阿伯開始唏哩呼嚕吃起來了。

先是一口熱湯,(燙),鹹度適中好入口;再來一口麵,別看麵條細如絲,咬勁夠驚人,是這整碗麵的精華了吧。冰冰脆脆的筍干、沒有嗆味的蔥末,互相搭配的好自然。若真要逼我說缺點,大概就是麵和叉燒太多,且叉燒有點鹹(但有冰水加持,還是吃光了)。

第一次的立食獻給了道地的日本,有值得!(礙於日本食的禮節而不敢二人分食一碗,結果後來的二個洋人就是分食,想如法炮製也來不及了...)

(立食區旁有個小水桶,沒吃完的麵湯和竹筷可以直接倒進去,然後自己把空碗湯匙及水杯拿給老闆娘即可。其實我有偷偷觀察剛剛那個日本阿伯,照著他做的啦!


餵飽了胃袋,繼續未完的築地逛大街。


鑽進巷子,感受什麼叫做"青"。不論生鮮或漬物,看得到品質,也看得東京小人物對工作的認真。


如何證明"築地市場到此一遊"?總不能扛一隻鮪魚回去吧!來,來吃去玉子燒。

有做功課有保佑。當地名產玉子燒名店-松露。不是我有錢,連煎蛋也要吃高級貨。人家只是店名叫松露,不是賣松露玉子燒的啦!(還是有些口味有放松露,但這不是重點)


店口冰箱擺滿黃澄澄的煎蛋。是的,它們都是冰的,而且還是甜的。


沒有錢扛鮪魚證明我來過築地市場,但至少有¥600可以買塊大煎蛋嚐嚐鮮。(買基本款就不會錯啦!)


瞥見一個供休息的空間,趕緊入內躲低溫兼拍照。

包得很精緻的玉子燒。老闆娘應該很習慣不會說日文的歪果觀光客,所以買煎蛋的過程中我根本沒說到話,只有一根食指就搞定。一開始入口真的很不習慣,不只它的冰還有它的甜。但之後幾天(當早餐,甚至還剩了最後一小塊能帶回台灣給阿妙嚐鮮),居然慢慢習慣,甚至能夠吃出裡頭的高湯原味。(BUT,我還是喜歡鹹味而且是熱騰騰的煎蛋啦!)


除了松露,另外這二家也是築地(外)市場內赫赫有名的玉子燒名店。




吃飽喝足,晃到了一旁不顯眼的波除神社。


(這位大嬸,您求了什麼呀?)


其實波除神社是專供築地市場內魚販、攤商祈求生意興隆的廟。(那上頭的小姐是在拜心酸的就對了?!)

往裡面走看到的石碑群,就不難猜出波除神社的市場定位了!(在這裡停留的短短時間內,就陸續有數個阿伯進來參拜)


蛋塚。


壽司塚。


蝦子塚。

獅子殿。(誰可以拜?)


路上經過的大魚切塊秀。


如果基本配配有座椅的話會更好!



結束築地之行,我們將前往汐留。看,超多西方歪果忍(照片中百分之八十是西方遊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amei 的頭像
loveamei

B型天蠍座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ngjuo
  • 大黑鳥=烏鴉~台灣人應該也不愛吃烏鴉吧~~不知道為何東京烏鴉好多喔~之<br />
    前去就覺得烏鴉有夠吵的~大阪就看不太到烏鴉
  • 也幸好烏鴉在台灣很少見,不然很難說會發明什麼特殊調理法哩!

    loveamei 於 2008/11/26 15: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