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幡宮的人潮比先前的幾個寺都要來的多。

寺體建築多以赤色為主色,跟円覺寺及建長寺在視覺上有很大不同。


紅色鳥居。(我也想搬個鳥居在家門口放!)


(這是主寺吧?!)很多遊客等著祈福。


往下走有個賣御守的窗口。大部份是購買慶祝357祈福禮用的家長及小朋友。


從八幡宮往下的長階梯。夠大的高低差,不論由上往下或下往上拍,都有不同的美感。


等著家長買祈福禮的二個小妹妹。二個家庭很湊巧的都以紅色系打扮小女生。
(二人現在的眼中是有較勁的火花嗎?


這個小男孩一直在擺怪獸大戰機器人的pose讓爸爸拍照。他的和服很有大哥的味道!!


下了階梯繼續往前走。沿路有賣小零嘴的攤販。


左邊的建築物看似餐廳。坐在裡頭用餐還有如此美景搭配入菜,好愜意。


等紅綠燈的路口也有個超大鳥居。


這時的我們其實在找小町通り,只是怎麼樣也對不上地圖,只好跟著人群走。


原來人力車是不分道的啊!(人力車後方的公車當時不是營業中,而是有新手駕駛正在做道路駕駛測驗。台灣似乎沒有這麼認真的規則。)


有時跟著人群走也不是壞事。就在彎進某個巷口後,看見這有人排隊的店。(這張照片是我們排隊後,雪利去對街拍下的)


誤打誤撞也有好風景,キャラウェイ。(每週一公休)

背包客棧上很少見人推薦的咖哩飯專門店,出發前做功課時在某位棧友的部落格裡發現的好物。其實旅行中一直沒把它放在心上,要不是雪利隱約覺得店名熟悉,我們可能會因為錯過而飲恨。


接近中午的用餐時間,雖然門口排了不少人,但我們仍舊欣然的加入隊伍等候。不一會兒就輪到我們了。

(↑我們原本的坐位。雖然是四人座,但位子真的很小,加上大家手上有包包有相機還穿著大衣,難免活動不便。剛好隔壁有個六人座空了下來,服務阿姨直接請我們換過去,真是很貼心!)

上班族一向都是精打細算的用餐者,他們會來表示我們的選擇應該不會差吧!

(服務阿姨的英文很棒,點菜過程完全沒有雞同鴨講的困擾。所以說:東京都的年輕人們遇到歪果忍說英文是在挫什麼啦!)

總共有四種醬菜可以自由選用。一開始的桌上只有右邊的紅、黃,之後才又補上左邊的綠、黑。
 
強推左邊的黑醬菜(味道像醬瓜),因為是四種醬菜中符合我們口味的一道,很下飯。其餘三種都只有淺嚐,黑醬瓜我可是加了好幾次!

棧友的筆記中有強調他們家的飯量是出奇的多,所以也是我們決定進門品嚐的原因。咖哩種類不算少,但與台灣的咖哩醬還是有些許不同(日式咖哩醬都是把料煮到幾乎看不見)。四個人選擇的都是不同口味的咖哩醬,附餐有一碟蕃茄生菜沙拉,飲料則是另外單點。

主菜一上,我們才真的體會到什麼叫"飯量多"!左邊是S的,好險有聽阿姨的話點Lady's,不然S應該會吃到哭出來吧!右邊則是另外三人的"正常飯量"。有明顯看出來不同的地方了嗎?我們的飯可是滿滿的裝足了整個盤子呀,再跟一旁的咖哩醬神燈相比較,飯量大概是一般飯碗的約3~4碗。幸好米飯好吃、咖哩醬也不遜色,最後我以一口之差落居第三把飯吃完(雪利→朱兄→我。S的飯量不同所以不列入比賽。)
                        
 
右邊是我點的起士咖哩。吃到最後一口仍舊濃稠的起士,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懷念啊!

主食加飲料(含稅)才¥940,真心推薦來鎌倉必吃的咖哩飯!(小鳥胃的朋友不要逞強,點Lady's就好。大胃王的人也不必擔心,因為我們親眼見到旁桌點的飯量,大概就是一個正常版加一個Lady's的一座小山!超嚇人~~)

飽足後(真的很飽)繼續跟著人群走進了小町通り。


自從看了電視冠軍的「鎌倉小町通り」通之後,我就一直心心念念著這條街上的幾家名店。

壱番屋,仙貝專賣(淺草寺旁的小巷裡也有分店)。除了包裝精美的大包裝外,也有單片出售的仙貝。


挑了幾個想吃的口味:"辛"和右下角的是雪利也有買的辣仙貝,真的很辣(到現在"辛"那塊仙貝還沒人有勇氣打開!);中排右邊的咖哩仙貝超好吃,濃濃的咖哩香和酥脆的口感,真後悔沒多買一些;海苔仙貝則就表現普普,但外層包覆的海苔很有誠意!(total才¥350)


接著在味くら(味倉)我又淪陷了。此趟旅行,大家各有所好:朱兄→樂高;S→小叮噹+流行小物;我→漬物仙貝零食(對,我是阿桑....);雪利→妳到底買了什麼??


店家真是阿莎力,完全不怕的讓客人吃免驚。每一項店內販售的漬菜一定都有試吃,不怕你吃只怕你不買。所以,吃爽了再買!

(中間那盆漬物真是深得我心:來人啊,來碗熱粥吧~~)

我超愛牛蒡,但這裡的牛蒡漬物大多採尾端的部份製作,所以人蔘味很重,我不愛!


最後選了:(左上)中段的牛蒡;(右上)小魚干;(左下)超下飯的海苔醬*2包;(右下)杏的漬物,鹹淡適中。(total:¥1,995)


(之後又買了鎌倉名產-豐島屋羊羮和小鳥餅干(鳩サブレー))

其實還有很多店沒能吃到、買到,下次,下次的鎌倉行再去拜訪你們!!

滿足的提著大包小包(都是吃的...),往下走看見了江ノ電。


這個充滿宮崎駿動畫古味的小站,此時人聲鼎沸,因為有一大群死囝仔可愛的小學生。


哪裡來這麼多小黃帽!怎麼沒看見小丸子他們班的.......

如果說愛無國界,那麼小孩更不分國界,因為 一 樣 吵 。

小小的車站,哪裡來的天橋地下道,直接穿過鐵道才是!(沒啦,還是要遵守站務人員的指揮)


如果人民沒有一點良知,像這樣的小站會很容易是虧損的。(根本沒有護欄,有時連過匣口都是自由心證的敞開大門。)


小朋友的技能不只有吵鬧,還有另一項:闖禍。

圖中的小朋友因為不遵守規定直接從月台上跳下鐵道,結果直接被站務伯伯抓去訓話,連帶隊老師也一併罰站去了。


不只一群一群的小朋友引人注目,最讓人驚訝的是這些西裝筆挺的先生。

在列車上的當時,剛好有個老師站在我旁邊(我坐著),不巧瞥見他手上的file才知道原來這些小朋友們是來郊遊的(鎌倉&箱根,忘記是幾日遊了)。只是,和台灣大不同的是老師們的穿著。台灣帶隊老師的穿著是個個跟小朋友比悠閒;而日本老師卻是這番相親/面試的陣仗,著實令人配服!(同行的老師群裡,居然還有校醫,夠屌!)

厚,有幾個男老師實在不像話!怎麼可以是老師卻又有不輸封面模特的身材和長相呢(我強烈認為右邊那位是校醫)?!小朋友們,你們也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吧~~(by流口水中的歪果觀光客)

後記:
(台灣人在日本應該比較受歡迎。)
話說下車後剛好跟在一群小學生旁,其中一個男生一直在鬼叫(可能是出來玩太高興了~),而我這個俗辣也只敢鬧小孩,於是開口問他:『大丈夫  day思尬?』→你還好吧?(謎之音:不然幹嘛一直鬼吼鬼叫!)
男生先是嚇到然後馬上噤聲:『大丈夫 day思。』→我很好。之後說了一串聽不懂的日文。
(換我嚇到)我:『我不是日本人,聽不懂日文。我是Chinese。』(破日文ing,大概的意思啦!)
男生:『Chinese?Oh,China!』(連小朋友都聽得懂Chinese了,東京的年輕人,不用怕說英文了吧!)
我:『NO, NO, NO。Not China,I am from TAIWAN, TAIWAN!!』
男生:『TAIWAN!TAIWAN!喔~思勾以~~』→台灣,台灣,哇,好厲害!(謎之音:為什麼厲害?)

這個孩子的反應讓我嚇了一跳,但也很高興。雖然他一開始先認定Chinese是中國人,但至少在表明了我來自台灣後,他興奮的回應讓我覺得很可愛!(謎之音:不然就揍扁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amei 的頭像
loveamei

B型天蠍座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