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界的拼命三郎Se在部落格寫了How to be a good tutor?,看得我冷汗直流差點咬舌自殘。
 
國小高年級的時候教過參加補救教學(升旗時間)的低年級學弟妹;國高中時期教過隔壁老王的兒子;手中現有的是被我殘害長達三年的一對兄弟。所以我的家教經驗值只有長度(時間)沒有寬度(學生數),無法像Se有那樣深刻的感受及領悟。
 
對照她的分享,我想說的是……
(1)   穿著打扮及親和力……。
我的學生家境小康。爸爸從事木工業,穿著自然不會是西裝燕尾服打啾啾;媽媽做早餐車,更不必套裝高跟鞋。另外,要爆一下學生的料,因為家裡環境比我自己的家還亂上十倍(上課上到一半會有老鼠出來say hello,嚇得我魂都快沒了),有固定地方上課已經很無所求了,我想家長也不敢再要求老師要穿什麼了吧。
 
但是,我很有自覺,雖然臉很魔鬼身材很天使,但面對二個荷爾蒙高漲的青少年,我還是很乖的每次都穿T恤涼鞋上課去。至於你問我這樣的打扮會不會很沒有"老師的樣子"?孩子,別開玩笑了,媽媽每天都是熱褲細肩帶(而且沒穿布拉夾,我都比她還害羞)在家晃來晃去,二個孩子也偶爾穿破個洞的運動短褲或T恤(兼放個沒預先拉警報的嚮屁),我穿得算正常了。而親和力則不必多說,我又不是去討債,沒事臭臉幹嘛,頂多火很大的時候拿牌尺(沒事幹嘛自備牌尺,是媽媽打牌在用的啦)敲桌子或打(學生)手臂而已,大部份時候我都是客客氣氣,很正常人的(反倒是媽媽比較大喇喇)。
 
(2)   在電話或網路上就必須先了解學生要學的是什麼、程度在哪裡……。
這個case是Se轉手讓出的,所以我可直接省掉這一步。只是,與其說"學生要學的是什麼",倒不如說是"媽媽想要的是什麼"。二個兔崽子問什麼不知道什麼,唯一清楚的是"媽媽說的",所以問了也是白問;而媽媽要的也不多,因為自己沒有能力教育孩子,所以希望補習班/家教老師代為管教。學期間注重的是學校進度,雖然照著課表走有點無聊,但沒別的法,因為這倆兄弟屬於沒人盯就會只剩吃喝拉撒的功能,儘管媽媽很兇,二個人依舊"明天還是一尾懶蟲"。做媽媽的太了解二個兒子的程度,所以對於沒有太大起色的成績並沒有責怪於我,也因為如此,教了快三年我也鼓不起勇氣提不起臉要求加薪,就當做功德好了。寒暑假則多做補充教學,分享小篇文章或加強文法,只是成效"很"不佳就是了。
 
(3)   做任何事情,誠實與誠懇真的是必備條件……。
當然(只是發懶不想上課時找藉口就不誠實了←說的是我)。我一直很誠實,對於不確定的答案,我會很不要臉的拿出解答來對,再說服不了就直接說:「我回去查一下再跟你們說。」。沒什麼啊,總比胡謅後被恥笑要來得好吧(很少發生就是了。而他們是為了恥笑老師出包而恥笑,絕不是因為他們找到正確答案而老師找不到而恥笑,金逼哀!);關於誠懇,這就不是我賣瓜自誇了,(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既然拿了錢就要做事,我也很努力的做教具、想著用什麼方式可以讓學生容易記住單字文法,多誠懇啊!但是很多時候都是有去無回,就像丟進深達幾百米深大海的鑽石之星一樣,咚,沒了。比較慘的都是學生騙我,不是考試偷看就是明明沒寫作業卻找盡藉口搪塞。唉,這點好像是學生才應該要檢討的說。
 
(4)   學生就像顧客或朋友,要好好的用心對待……。(Se,不用功又講不聽的學生可以放牛吃草了嗎?!)
像顧客有點誇張啦,就算是拿錢辦事,也不必把腰折得這麼軟吧。當朋友是折衷而不是必須(當然,要看孩子的個性及家庭教育來決定),否則,別說是家長,如果連學生都踩在老師頭上,就算一個小時付我2萬,我也不會因為這樣委屈自己,何必咧!我常對學生說的就是:「如果我早一點結婚生子,都夠格當你媽了!」。真的,如果我早一點秋,要生85年次的絕不成問題。所以,一開始我把學生當學生及朋友,但有時念頭一轉,罵他們就像罵自己小孩一樣(詸之音:是說妳有小孩喔?),只是功力比親媽差得遠、用詞則文雅多了。
 
而教得越久,卻發現自己花在說教的時間越長。不外乎怎麼把書讀好(雖然不很聰明,但經驗值很夠用了);不要浪費爸媽的辛苦錢及彼此的時間……。現在的孩子都是父母的掌上寶,即使學生的媽很捨得打孩子(甚至建議我用力打下去就對了,XD。),但自小養成的爛習慣已經不是吃棍子或挨巴掌就改得了的,雙管齊下(媽媽用打的,我用說的)至少實驗了三年,發現他們依舊如此。看來自然醒似乎才會是最好方法,只是不曉得要等到哪一年倆兄弟才能"自愧然後覺醒"。
 
以上都是個人淺見,哀起毛的。因為缺乏孔子有教無類的心胸寬大,更不想仿效聖經說人家打你右臉要把左臉也送上的寬容,所以,家教任期隨著基測將至,即將劃下句點。我把話說的很白:弟弟的學習態度我無言以對無計可施,更加不願意坐領乾薪(或誤人子弟),所以這學期結束後,請媽媽另尋高手,或許還能有起死回生的機會。比較愧對的是哥哥,截至目前為止雖然仍未有及格分數出現(指的是學校段考的筆試),但他的進步我感受在心;不過,以哥哥的實力要上公立學校(媽媽已經放話供不起他讀私校),選擇重考(←可能性也不大)或重新投胎可能快一些,如果照媽媽的意願走(注意:是"媽媽的"。真悲哀!),職校會是第一位的選擇,於是乎英文也會變得不那麼重要了(要視報到的科別而定)。哥哥的課會上到第二次基測結束,至於上了高中後則會視需求為何,如果符合雙方供需,或許繼續哥哥的課也說不定。現在,專心上完最後三個月的課是我的目標,至於學生要不要付出心力已經不是我能掌控的了,雖然一個月會損失幾張小朋友的收入,就Let it be,給他去了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amei 的頭像
loveamei

B型天蠍座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