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跳票危機的同時,老闆問了我一句:『怕不怕?』

我:『怕什麼。(你都不怕了,我怕個屁!)我怕也沒用。』

老闆:『會擔心公司倒了嗎?』

我:『不會。不過要倒之前記得提早告訴我,我好找下一份工作。』

老闆:『不會啦。這次只是突發事件罷了。』

 

聽得出來老闆在試探,而我也據實以報。(若真的公司經營不下去,我也樂得不必找理由就能離開,還能領資遣費咧!)。但我也不知哪生來的勇氣,直接說:『我是不怕,但會計妹妹卻不一定!』

我:『她年紀還小,這是她第一份正式工作,第一次遇上這種狀況,難保她不會害怕(公司出問題)!』

老闆:『不會啦,她媽媽懂啦。』

我:『是沒錯,但人家媽媽總會擔心女兒的工作(如果連媽媽都說擔憂的話,會計妹妹應該真的會挫了)。』

 

會計妹妹甫從大學畢業不過二年,家裡雖富裕不愁吃穿,但媽媽仍不希望她在家沒事做。適逢老闆正頭痛原會計小姐的去留,剛好碰上自己表姐有女兒找不到工作的困擾,於是發揮"死的講成活的"的功力,鼓吹讓表外甥女來公司上班。

由於表姐不了表弟很會開支票的唬爛功力,就這麼不明就理的把女兒推進火坑了。就在會計妹妹報到的第一天,原本的面試有間公司通知上班了(也是媽媽透過關係介紹的機會),考量各方條件之下,還是選擇來了表舅的公司(因為老闆說"只是工讀,學學經驗就好,隨時有好機會要離開都行!",好大一張芭樂票!!)。就這樣,到職不到三個月,整個公司的會計工作全部交接完畢,原本的工讀妹妹成為財務大臣。

會計妹妹不是我在說,國立大學畢業果真有差。年輕人學習能力強是必要,但聽得懂話的功力就讓我這個老是遇到腦殘七年級的教導者讚賞有佳。很快地,會計妹妹便學會所有公事,甚至在我出國happy的一個星期裡,有條理的幫忙處理了許多不在她工作範圍的業務工作。我承認一開始對會計妺妹的身份很感冒,但她的工作能力讓我一掃陰影,甚至開始同情她的誤入歧途。

工作初期,我和前會計會防著她說有關老闆的壞話。現在呢,一起來囉!跟前會計很少有共通話題,比較常被她白目沒大腦的辦事能力氣到吐血而已。原以為我跟會計妹妹的年齡差(8歲。前會計可是大我12歲耶!)會沒有話聊,為了不讓彼此的關係有上下之分,我堅持不給叫"XX姐",雖然一開始她有些不自在。後來慢慢發現我們的共通話題還真不少。

會計妹妹本身也很宅,不是愛玩的小朋友;讀的大學跟二姐一樣(科系不同);喜歡韓國綜藝節目和音樂,也愛上網下載;她妹妹喜歡的跟我差不多,愛阿妹和Rain,更愛阿妙喜歡的神話。太多共同點,二個宅女一開話題就會停不下來。也因為如此,對於工作上她不懂的事,我會樂意而且有耐心的教她。會計妹妹也不是不懂回饋,很多時候她會發揮大學生的熱血精神,除了不懂的公事會主動問自己學,有新歌入袋也不忘分享。雖然有時金牛的固執會讓性急的天蠍無可奈何,但絕大部份時間,我對待她比較像妹妹,一個懂事的妹妹。

但有個話題,我自覺還沒熟到可以跟她討論。

會計妹妹的幾個比較親近的同學在畢業後,不是考上研究所就是出國深造,選擇就業的則多在大企業。相較之下,會計妹妹工作的公司似乎搬不上抬面了。

我不是無端亂扣刻板印象的帽子給她,因為從她談話的言詞不難聽出那種失落感。我覺得自己還不是那種可以對她說教的"長輩",即使有話想說,也只能婉轉的安撫。或許金融風暴真的很嚴重,所以她多少還是會安慰自己"有工作做就不錯了"之類云云。

還真不是我愛說教。每每看到什麼"畢業即失業"的鳥話,就覺得明明是年輕人眼高手低,自己不會生還賴隔壁老王有不孕症。以會計妹妹為例,畢業後留在北部一年,為的是準備研究所(期間只有打工收入,所有費用還是家裡支付),即使最後沒考上回到老家,要不是媽媽看不慣她鎮日閒閒沒事幹,也不會急著將親生女兒推進火坑(=我公司)。原先通知她上班的是間大會計師事務所,雖然要從小小記帳員學起,但若將眼光放遠些,何嘗不是個學技能的好機會。但會計妹妹最後考量來公司的理由是因為事務所會很忙很累,而這裡隨時可以離開(二邊都是介紹,但自己舅舅比較好說話)。不能說她什麼,因為我猜她現在也很後悔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amei 的頭像
loveamei

B型天蠍座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