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字是我早早就寫起來放的,昨天的課讓我很想刪了它。

昨晚做的是整章的測驗,一張A4正反面有題的考卷(另外整理的),背面的7題依題示作答句子,除了第一題不曉得寫什麼之外,其餘空白,空白了剩下的時間。考試中,請弟弟將必須完整的講義作業拿出來讓我改,很不錯,全部都完成了,但是......。

筆的顏色換了二種,無可厚非,反正弟弟本就很不愛惜自己的財產(筆),但細看後發現連筆跡都有二款。厚,我反覆想了幾遍到底要不要開口問可能會誤會他的話,最後我問了。

我:『作業是你自己完成的嗎?』

他:『......,還有我同學。』

我:(這時我的怒火尚在找火種點火而已)『請問是"你拿著題目去請教同學教你"還是"請同學寫的"?』

他:『...........,同學寫的。』

我:(劈哩叭啦劈哩叭啦劈哩叭啦,以下省略一萬字。)

終於,我忍不住了,讓他將爸媽請下樓談談。誰知小子被我的要求嚇住,沒有想把屁股從椅子上移動的意思,而且一臉驚慌的看著我(我不想再當放羊小孩,每次總只是說說而沒實際行動。)。老娘也不是白長你歲數,手機拿起來撥了他家電話(樓上有分機,媽媽接的),請媽媽下樓。

一開始媽媽還從容,隨著我將自己再忍無可忍的事告知後,開始燒火了。其實媽媽一直知道二個孩子的"作為",但總是鬼打牆的發火罵/打小孩然後隔天依舊沒事,再繼續無止境的輪迴。

我總是認為拿人家薪水除了做好本份,不該有另外的要求或拿翹,即使今天我的身份是老師。但二兄弟一再的犯讓我不曉得該如何是好的錯,即使我受僱於他們,卻再不想這樣被藐視。與媽媽談話期間,我一直忍住不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冷靜,只是最後最後還是出現淚在眼眶打轉的窘境。這次的談話,連一向很少發言的爸爸也生氣了(大部份原因還是與當時哥哥仍尚未回家有關,註。),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弟弟不只在我的課撒潑,連平日去學校也有過書包裡只有小說的狀況,甚至在家被要求讀書時也在課本裡夾著小說漫畫做樣子。說著說著,媽媽從他書包裡搜出一本漫畫,什麼情面也不給的當大家面把它撕了。

其實,若真要怪孩子的不是,家長的放縱才更需要修正吧。鍾家是少見父母與孩子像朋友但父母仍保有威嚴的家庭。二夫妻的工作都屬藍領,給孩子的物質雖不到要啥有啥,但至少吃穿都比我的高級(當季的高價水果都是整袋整籃的買,零食更是佈滿家裡的每個角落;衣著雖然是很普通的T,但球鞋是名牌,涼鞋是真皮)。平時也訓練孩子分攤家事,二兄弟雖愛討價還價但絕對是我眼中有禮貌的小孩。這樣的孩子怎麼會讓人(我)暴跳如雷咧?問題出在每次(有關功課)犯錯時,當下媽媽的反應是嚴厲的,但接來下呢?沒有堅持讓他們做該做的,隔天立馬風淡雲輕(偶爾會撐個二、三天啦)。如此放羊小孩的教養方式,孩子怕的只是媽媽發火的當下(或是之前三分鐘),他會不會(要不要)改?不會!因為他知道二天後就沒事了。

當然,這是我的猜測(三年的觀察換來的歸納法),但我沒種也沒資格與人家父母談論這種話題。所以囉,既無法改變,那麼唯一讓自己脫離的就是離開。

原本上課時間是一個半小時,但昨晚因為這個狀況所以只上一個鐘頭便結束了。請媽媽看狀況與爸爸討論後再跟我連絡是否上完六月的課,又或者不必浪費接下來的鐘點費。

我告訴弟弟:至少大家好聚好散。最後幾堂課也多少能巴結一下吧,表現好一些讓我含笑離開不好嗎?!但是弟弟可能吃緊弄破碗,在倒數的時間,狠狠的砸了自己的腳。

註:

昨天是哥哥的畢典,因為玩瘋了而當了放羊的小孩。他先是告知爸媽要與同學去SOGO逛街,後來因為弟弟沒鑰匙進不了門向媽媽求救,那時媽媽走不開但哥哥的手機卻怎麼也沒人接,媽媽生氣了。後來要弟弟先去吃東西填肚子,但小子找到時間就亂晃,一個多小時還沒回去,媽媽又氣了。之後,哥哥回電說是收訊不好,但他人正在都會公園要跟同學去烤肉(所以還不會回家的意思啦),爸爸也開始氣了。又之後一直沒等到哥哥回家,再打電話才知道他小子跑新堀江看電影去了(媽媽快瘋了)。爸爸已經等好在家看他王子何時才要打道回府,沒收手機和禁足的大禮已經候著(這應該會是他人生中印象最最深刻的畢業禮物了吧!)

(下課回家的路上還特地打電話給哥哥要他快回家,因為連我都擔心起他的下場了!!)

整整國中三年的家教,終於落幕。

哥哥升高中不是結束的主因,最大的導火線是弟弟的學習態度(9月升國二),另外的原因也是我沒有信心上高中英文。

當然曉得以哥哥的實力對我來說備課不是大問題,只是不論將來他上了高中或職校,英文範圍似乎不若國中一般有條理,我沒有膽子去誤人子弟。而且,哥哥一心認為上了高中就不必再面對英文是解脫而且快樂的事(選擇職校的可能性非常高),而且家長也不認為上了高中後英文會有多重要,似乎也沒有請家教的必要。

但才要升國二的弟弟可就不能比照辦理了。這個孩子是個奇葩,讓我容易失火的奇葩。永遠聽不進我說了什麼,永遠只是回嘴比回答流利,永遠只是當個閉口蛤蜊什麼也不肯說,但英文還是要繼續上啊。所以我投降,剛好趁哥哥升高中當成結束的終點,向家長提出了離職(不用"辭呈"二字,因為不用搞這麼大咩!)

其實二個月前就提離職了,不曉得是不關心還是逃避,媽媽總是在我到達前早早上床休息去了(爸爸覺得自己不懂,所以不太干預教育的事),沒一次能成功當面跟她聊聊後續(我不想用電話,第一浪費錢,第二電話裡很多話說不清楚)。

終於在剩下最後一個月,媽媽意外的沒在七點半前上樓,而是從外頭回來了。原本有很多話想說,但怎麼也覺得那些話似乎不應該從我嘴裡說出來,既然家長沒有進一步的表示,我又何必插手教育別人的小孩呢!

對於要結束上課,我又喜又悲。喜的是不必一遇到上課日就blue,不必只吃泡麵或吐司解決晚餐,更快樂是不必再面對講也不講聽的死囝仔。悲的是我哭點低,對於處了三年的他們,多少還是不捨,雖然住得算近,隨時想找騎車就會到,但馬上就要結束一個星期見4小時的慣性,仍舊小小的感到悲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amei 的頭像
loveamei

B型天蠍座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