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我者生,逆我者亡。是我對現任老闆的為人的形容。

 

對於他覺得不適任、不順他意的人,巴不得快點掃地出門,即便此人之前對公司是有用的。

 

他從別處又拉了一個人進公司,因為是順他意的人,所以極盡溫柔、好聲好語。

 

因為新增了同事,代表有人要另覓新職。我沒與這位即將被資遣的同事共事過,最多只有電話連絡,沒相處過,所以我不知道她到底有多不適任,但至少接觸過的公事她都做得很好。難道只因為新人要來,所以舊人特別刺眼?

 

聽其他同事轉述,她有點難搞。難搞的點是因為她將工作內容區分地非常仔細,說一絕不碰二;而做事、說話永遠隨自心歡喜的我的老闆,因為對她開了芭樂票,導致意志很堅定說一絕不碰二的她,不懂為何老闆、主管要她做的永遠不一致,而讓她變成了共事同事眼中難搞的人。

 

我為這個女孩抱屈,唯一能為她做的,就是在老闆掛了她電話後想找人拍拍的時候,拒絕談論此事。

 

我不再慶幸自己還是順他者生的員工了,只是渺小地繼續殘喘地享受這不知何時會消失的恩寵。當我不再是寵臣的那時,我不會如那個女孩一樣與他爭辯什麼,我會靜靜離開,但會埋下什麼程度的爛攤子則要視屆時他對我的態度有多不堪而定了。

 

不久的將來,我將離開,在那之前可能還是寵臣,但提出離開請求後會不會瞬間打入地獄誰也說不准,只祈禱到工作末日的那一天結束之前,他不會變成發怒浩克,而我也能保持良善之心走到最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amei 的頭像
loveamei

B型天蠍座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