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崎轉山手線後,我們並沒有直接回池袋,而是跑回兩国回味難忘的龜丸壽司。

再次光臨龜丸的想法是前一天才下的決定,所以並沒有像第一天入住丸子民宿時先與丸子姐預約。到了兩国站後,推三拉四的才由朱兄打電話給丸子姐詢問是否方便去店裡用餐。於是,第一晚的美味壽司也成了在東京最後一夜的回憶。

兩国站到龜丸的距離其實很短,只是四個人實在難忘沿途街景(甚至有衝動想去按民宿電鈴,看看下一批入住的客人是否在家!),走走停停花了比平常久的時間才扺達龜丸(害丸子姐以為這四個人迷路了咧!)。

入店後一樣的熱情招呼,我們也有幸再次坐上吧台位置,同步享受美味江戶前壽司及龜丸老爹的功夫。有了前一次的經驗,這次丸子姐建議我們不要拘泥套餐形式,可以嚐試只點平時想吃愛吃的食材;或許單價比套餐來的貴些,但都是自己最愛的選擇(例如我們都愛的海膽、朱兄的穴子燒),貴一點也值得吧!

丸子姐再次成功扮演稱職老闆娘及發揮熱情的台灣同胞愛。第二次見面加上美酒佳餚的加持,我們變得更敢說話(話匣子開了),丸子姐也樂於分享更多日本生活小故事。有別於第一晚結束後因為還期待接下來的行程,這天的晚餐似乎沒有人想早早結束,因為離開後,下一次再來東京、再拜訪丸子姐與龜丸壽司,已不曉得是何年何月之後的夢想了。

我們接受了丸子姐的建議,各自選擇喜愛的食材,再由龜丸老爹決定如何上菜。

朱兄的第一道就是他心心念念的生蠔。碩大肥美的生蠔,淋上醬汁搭配襯底的海帶芽及細蔥。我不敢吃生蠔,但朱兄應該很滿足吧!(不曉得上頭橘色的泥狀物是什麼,要問問雪利了。)


除了不沾酒的雪利,其餘三人總算是在東京開了酒葷(飛機上的啤酒不算,因為人還不在東京)。點了燒酌(清酒)後,丸子姐拿了個小籃子過來(還是弟弟拿來的?),要每個人挑一個自己的酒杯。


特別的舉動,一時間還真有些不知所措,不曉得該選哪個才好!最後挑了最能代表日本的河童杯(上圖右),挺可愛的。三個人的酒杯排排站留念。


我二話不說的就是要海膽(一次二貫)。從沒吃過海膽的我,總是聽人家形容它有多鮮甜多海洋多入口即化,即使心癢難耐但還是對自己台灣餐廳的海膽鼓不起勇氣(貴而且怕不新鮮)。有機會來到以壽司為生命為己任的龜丸,怎麼放過品質絕對掛保證的"烏膩"呢!(うに=海膽)

不甚美麗大方的外觀,充其量只有亮眼的橘色。一入口的剎那,我只想大喊:「媽,我做到了!」天啊,這到底是什麼神仙妙方,何以其軟呼噁爛的外形,卻能鮮甜又嫰滑順口,有如布丁般的口感(比布丁軟,但優於乳酪),不只味蕾,連我的心都加快血液輸送的蹦蹦跳,讚嘆著它的美味。(謎之音:啊是有沒有這麼超過....)

海膽不只是我的首選,雪利朱兄更是躍躍欲試(因為我第一道就點海膽,所以只有我搶到頭香),連原本不敢嚐試的S最後都忍不住點了一貫而讚不絕口。(貪食如我,之後又追加了一次海膽。)

(以下不以出菜先後順序介紹囉!)

有別第一天的青柳貝,這次吃的是刺貝。長像有點相似的二貝,口感上則是刺貝略勝一籌,新鮮度當然不用比,都是


生食甜蝦不是第一次,但小時候的經驗已不復記憶。份量小小的二尾甜蝦,搭配Q軟紮實的醋飯,吼,怎麼這麼好吃啦!!
蝦頭裡的膏當然不能放過,只是,略帶蝦腥味讓我小小不能接受。(不是不新鮮的腥,而是生鮮獨有的腥味,只是剛好我不愛而已!)PS.另一個蝦頭老爹有補上來,我還是嗑完了


雪利夫妻指名要的穴子燒(即白烤鰻魚)。以往台灣吃到的鰻魚多是紅燒或醬烤,從沒試過這樣的吃法;不大喜歡鰻魚口感的我,卻對這表皮酥脆但內層柔軟的白燒穴子有驚豔的大發現。(雖然有細細的魚骨,但不防礙咬食。乖,這是大人的菜,不建議小朋友吃喔。←因為怕嚼食能力不足的小孩會梗住啦!)


丸子姐建議將鮪魚稍微烤過,因高熱融出來的魚油更香更好入口。龜丸老爹不喜歡(其實是討厭啦!)客人點熟魚,但還是開了火槍幫我們烤(但他堅持二貫其中的一貫還是要生食。夠執著的江戶前師傅!)。(穴子燒大概是老爹不會翻臉的熟魚料理吧!)


老實樹時間:以火槍稍微炙過的鮪魚真的超好吃。就如丸子姐所說,受熱冒出來的魚油很香,而且是一入口就嚐得到的香。雖然一旁的生鮪魚體積比較大,但我還是忍不住投火烤鮪魚一票!(龜丸老爹,對不起囉~~)


龜丸私房菜。章魚及其內臟,佐以胡椒、鹽巴調味後烹煮,食用前撒上細蔥。沒有所謂功夫的一道菜,但卻滿佈鮮味,拿來當下酒菜實在很幸福。


穴子壽司捲(接近透明的細絲就是鰻魚的細刺)。我辭窮了,就是好吃啦!
(謎之音:明明就是遊記拖太久忘記味道了,還狡辯!)


(另外還有包覆海帶的墨魚壽司、摻了碎紫蘇的醃黃瓜,以及超極燙的綠茶)

一餐飯吃下來,數量沒有第一天多,但質量卻是絕對滿足。東京的最後一頓晚餐,我們留給了龜丸,也很高興龜丸老爹及丸子姐讓我們此次東京行有了完美的句點。真的是最後一面了,結帳後還依依不捨的和丸子姐多聊了幾句。(這次送我們出門的還多了弟弟)在母子倆熱情有勁的歡送聲中,我們不捨也滿足的踏上回程的路。丸子姐、龜丸老爹,期待下一次再會喔。

============(時間往回走)==============
其實抵達兩国之前,我們先到了東京站繼續把握時間。

東京駅一番街的GRANSTA,裝潢典雅的蛋糕專賣店。沒吃到草莓只能怪來不對時,但面對滿櫃招手擺POSE的蛋糕,不買就對不起自己的胃了。


反正明天就要回家了,墊墊荷包裡的預算,發現我還有能力揮霍,於是鎖定目標後出動。簡易日文加英文難不倒我和店員美眉,一陣比手劃腳後,GRANSTA有了業績進帳,而我得到了戰利品。↓↓

(即然沒吃到新鮮草莓,來個草莓蛋糕一網打盡也稍有安慰。底下的蛋糕名稱是我自己亂取的啦。)
(左)草莓奶油千層派¥787。
(右)綜合水果派¥512。
 
店員細心的包裝也附了保冷袋,即使晚餐結束回到民宿也已過了數小時,依然保持冰涼(美中不足的是蛋糕體有點歪斜,香蕉稍稍氧化了)。

回到池袋後,大家各自算計SUICA餘額;然後在扣除明日車資後,便轉進可使用SUICA的便利商店,準備將西瓜卡的餘額消耗怠盡。(最終成果發表:終極錢嫂由S奪得,因為她居然只剩3円;雪利以2円之差飲恨,屈居亞軍。而一開始還沾沾自喜的我,餘額卻是冠亞軍相加的8円,墊底。)

最後一個夜晚,想念台灣的家也不捨東京的美。再多說什麼都無益/義,趕緊把行李整理好、清空冰箱的食物,才是第一要事呀~~(上面二個蛋糕我嗑光了!對對對,看我的身材也知道區區二個蛋糕怎麼可能放在眼裡!!!


後記:
路人問:「為什麼硬要把西瓜卡花到一滴不剩啊?」
我回:「退卡除了一定會發還的押金¥500(押金不包含在卡片可使用餘額內),必須先扣退卡手續費¥210。退卡的同時,若餘額大於¥210,則會先扣掉210後才退回剩餘的錢;餘額小於¥210,則只扣回全數(退卡前,可先將西瓜卡插入JR系統的售票機查詢或列印餘額明細)。」為了發揮台灣人勤儉的好美德(是"摳"吧!),當然要盡全力把錢花光光,餘額少一円就是多賺一円囉!
==============================
錢嫂記帳作業DAY 6:
入門票(円覺寺)    ¥300
芋いも吉館-芋いも霜淇淋   ¥250
キャラウェイ(午餐,咖哩)     ¥945
味くら¥(漬物)      ¥1,995
壱番屋(仙貝)       ¥350
豐島屋(羊羮、鳩サブレー 各¥945)    ¥1,890
東京駅一番街-GRANSTA(cakes)          ¥1312(787+525)
東京駅一番街-東京ばな奈      ¥1,000(東京香蕉,記得回程入關後再買!)
東京駅一番街-Kitty吊飾       ¥420
龜丸壽司           ¥3,50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amei 的頭像
loveamei

B型天蠍座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