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是大學畢業才出社會當新鮮人,我則因為沒有金湯匙可以含著出生,還沒十八歲就做過二份工。(截至目前為止,我的勞保年資居然也有十來年了耶!好了不起喔~~)

 

第一份工作是鄰居引介的,就在離家不遠的加工出口區。第一次踏進看似門禁森嚴的地方,說實在有點挫。原本只是一份暑假期間幫忙賺錢補貼家用的工作罷了,卻造成了對加工區(或類似的密閉式空間)存在著一直抹不去的恐懼。

已經遺忘每天的工作時間有多長,只記得機械人式的動作重覆,偶爾還因為速度不夠,造成輸送帶塞車;每天能見天日的時間只有外出的午餐時間及上下班,長時間待在一個不曉得是黑夜白天的室內,只能低頭不斷的重覆手上的動作,然後下班。

幸好只有一個暑假的時間,不過也夠我回憶了。至今,加工區的工作從不曾是我的抉擇之一,可能等哪天真的找不到工作才會考慮了吧!

 

其實我是幸福的,需要工作的時間也只侷限暑假。於是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和同學去了速食店應徵。 

可能是我的體形比起那時超級瘦弱的同學來得"硬朗"許多,最後只有我錄取。人家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說的真是很不錯,初期的我幾乎都排到外場清潔的班。那時的分店有三層樓,所幸只是一般住家大小,不算太辛苦,只是常常因為太無聊而偷跑去廁所打盹。

之後被排進廚房炸派做漢堡(炸雞工作幾乎都是男生或資深員工才能學)。別看做漢堡沒啥了不起,我可是有好幾個晚上因為背不來製做流程而失眠呢!之後並沒有因為開學而離職,反而繼續留著做假日工讀。這一留,就貢獻了數年的歲月。

高三畢業那年老媽過世。不知是體恤家裡困頓還是壓根樂得沒有升學壓力,又剛好速食店有了會計缺職,於是順水推舟地留了下來。接下來的幾年,在大姐的資助下進了一年補習班,接著唸完三年夜二專。這期間也沒閒著,補習、上課以外的時間,就是我的工作時間。不曉得是什麼支撐了我,或許是同僚間的好感情,或許是年輕的好體力,也或許是家裡悶人的氣氛,讓我的生活,除了補習班學校,就是工作。(老爸在這些年間也過世了)

在速食店的那幾年,隨著調店的緣故,前後認識了許多好朋友(甚至到現在都還有連絡),也學會了原來服務業真的很假面!一直以為會繼續升遷甚至退休,誰知隨著大老闆的財務危機,店全收了,而大家為了謀生,各分東西。

 

期間斷續在幾個地方短暫停留,而後認識了現在的老闆。

在下一個工作之前,我對英文產生了莫名的興趣,於是在自行複習下考進了語文系。開學前當然仍努力尋找工作。

當時的二個工作機會都有相當大的成功率,但卡在薪資相差一倍的天人交戰。最後聽取了大姐的建議:與其選擇一個高薪資但必須分散妳讀書時間的工作(當時是想以讀書為重),不如選擇一份足夠維生但卻能工作讀書二衡的小公司。於是,我放棄了二萬四,轉投入老闆(當時)公司的懷抱。

公司不是五百大,連一千大也排不進。因為行業別特殊,雖說是中小企業,但北中南都有辦公室的規模,其實也不差。我是小助理(其實是工讀生),除了主管交付的工作,連帶辦公室清潔、總務採買等雜事,都在我的管轄範圍。公司同事都了我的家庭狀況,也清楚我還在半工半讀,每個人都像家人一樣,有吃的絕不會少我一份;同事們在教育我工作相關知識的當下,都是溫和有耐心的。就這樣,和樂的工作氣氛及實力雄厚的公司體質,再再讓我感激當初聽了大姐的話,也在心中默默許願能在這裡退休。

人算不如天算的魔咒又來了。老闆們不知哪根筋接錯線,一步錯步步錯,最後搞得公司拱手讓人,原本合作無間的合夥人則形同陌路,原本如一家的同事們,也先後離職遺散,而我也在合併後的一年,因為受不了看不見未來的恐懼而離開了。而當時我才大四。

大四一年的工作成績空白了一年,畢業後近半年尋覓不著好工作,金山銀山坐吃會山空,更何況我吃的還是老本(當然沒有銀行借款,我也活不了這麼久)。

 

就在窮途末路的時候,一份從沒妄想過的外商公司工作機會降臨了。

老闆其實早在該行業立足多年,剛好與某國外原廠合拍在台灣設立了辦公室,於是乎三腳貓的英文能力讓我撈到了業務助理的工作。想都沒想過我能在總公司遠在英國的台灣分公司上班,員工雖然只有少少的五個人(還包括老闆喔),但看看看客戶來頭及打開電腦就有的南半球捎來的電郵,這份工作不就是我一直不敢大膽侵犯的嘛!

就這樣,每天準時的上下班,偶爾被白目老闆氣一下,大致上來說是順遂的。好景不長,這份工作看似光鮮亮麗,其實骨子裡仍有老企業的陰魂不散。公司的總部設在老闆名下的另一家公司,財務大總管及其他重要資深員都在那裡,而這新設立的公司雖然仍歸老闆所有,但原生公司的同事們總是時不時的想要搞分離。

我的辦公室不和他們在一起,但每三個月的檢討會議或者像中元普渡拜拜等,都要回到總部去;平時的工作處理流程(包含電腦系統)都和總部處處有連結,許多設定手續必須透過總部才能完成,而讓我頓時超級想念前公司的人情味的瞬間,就是那些同事們愛理不理的態度,總是讓在新公司的我(及另一名內勤小姐,她是從原公司調來的)覺得被排擠。最後壓垮我的那根稻草,是老闆。

我的老闆是好人,爛好人,一個其實不是因為實力好而是因為稱職幫手太多而事業成功的笨好人。老闆無能,同事強勢,這時候再把"沒有加薪也沒有福利"的事也摻進來的話,我是真待不下去了。

 

其實當下我才沒膽只為了那些原因就離職,再怎麼樣也不能跟錢過不去。萌生離職念頭的同時(通常這時的MSN暱稱一定也會有怨念顯示的!),前老闆來電"挖角"了。

原來前老闆離開合併後的公司,另立門戶,正好缺人中。於是乎,鬼遮眼的我欣然答應。就這樣,這一待就到了現在。

舉手說實話,現任工作的第一年,我還是時不時的會興起換工作的念頭,似乎是近半年才開始消退,實在是因為老闆的舊症頭一直浮現,讓人惱怒。所幸想離職的念頭慢慢退去,除了我不再是以前那個看到老闆只敢唯唯諾諾的小工讀生外,增長的年紀讓我不敢輕易衝鋒與還在戰場上的那些青春肉體搶奪其他工作機會。

我學會在老闆無理取鬧時來個臭臉相應不理;我學會做該做的事、拿該有的獎勵。即使不知道現在的公司能有多久遠景,但至少極力的在這個時候坐好我的位子,只吃自己碗裡的飯菜,不去肖想別人的口袋還有什麼。

為什麼要工作?說穿了,還不是為了錢(至少我是)。其實,如果沒有背上那些債,我上沒有長輩下沒有幼子,一人家族好照顧的很。再者,看了好多家財萬貫的人突然離世,生前握著的大筆鈔票,沒一張帶得走,又何必在短暫的人生苦海(更可怕的是不知何時會結束)裡飄遙呢。人各有志,我的志氣就這麼點兒,別為難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amei 的頭像
loveamei

B型天蠍座

lovea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